遙遠的小菜園 作者:曹惠子

發布時間:2023-09-15來源:淮河能源股份網閱讀次數:

在我工作的這座大樓的對面,再往南一些,那里有個小屋,那是我姥姥生前住過的地方。離老屋左邊咫尺之遠的地方,有一扇鐵藝做的柵欄門,里邊有一塊大約有二、三十平的菜園子。菜園子按照功能不同分為北菜園與南菜園。南、北菜園子之間有一簇簇天然的薔薇花把它們隔開。北菜園略微大一些,被細分為東、西兩塊,中間有一條紅磚鋪設的甬道把它們分開。東、西邊各有三畦菜地。每一塊菜畦地分別種上了辣椒、西紅柿、茄子、豆角、絲瓜、黃瓜等,邊角空閑的地方不規則地種了一點蔥和蒜……

經過北菜園的甬道,跨過薔薇花組成的籬笆墻,便進入了南菜園了。菜園子的中間照例也是紅磚鋪設的甬道,甬道兩側栽了幾棵葡萄樹,空余的地方則種了一些喜陽耐旱的黃花菜。往年的時候,每到周末,推開南園子的木柵欄門,經過被葡萄藤葉遮蔽的甬道,穿行在充滿了濃郁鄉土氣息的菜地,再跨過鐵柵欄門,便來到了姥姥的老屋。未進門,便看到了姥姥慈祥且略顯俏皮的微笑,就知道這個老太太一定做好了好吃的飯菜,等著我們的到來。

2005年,我與高考分數線僅有四分之差落榜,在家人的鼓勵下,我從家鄉宿州小鎮來到淮南一中復讀,姥姥那時候已經快70歲了,晚年她一直跟隨大舅一家生活,姥姥身體一直很好,唯獨年輕時辛苦勞作,腿留下毛病,一到陰雨天就會疼痛。所以姥姥那時候堅決不肯住樓房,執意要在舅舅家樓下對面的小屋里養老,因為確實也很近,方便照料,家人也就欣然應允。那時候姥姥住的地方到淮南一中,還流行那風馳電掣的“813”,姥姥一有空就會給我送各種好吃的飯菜,紅燒雞、糖醋排骨、油燜大蝦,還有那香油浸了半瓶子的蘿卜干,都是她一瘸一拐坐著搖搖晃晃的813送到學校的,雖然每個周末我都會去吃飯,但她仍然怕我吃不好,每周都會堅持送一二回給我解解饞。姥姥一生養育6個子女,各個孝順,耳濡目染之下,我們這些孫子輩的,也對她愛戴有加。姥姥一生行善積德,跟她接觸過的人無一不夸贊敬佩。

自我畢業以后,就在淮南上班結婚生子,離姥姥更近了。每個周末,我都會跟媽媽一起去看姥姥,風雨無阻。媽媽跟姥姥一樣風風火火的人,但是很孝順,她總擔心姥姥腿疼拎不動水,拿不動炭。那時候我二舅二姨及他們的孩子也會時常過來,所以周末基本上都是歡聚一堂,姥姥享盡天倫之樂。六年前,我的孩子生病,為了進一步檢查,我帶他去了上海,檢查結果給我澆了一盆涼水,回去以后,那個周末,我因為心情不好,沒有去看姥姥,姥姥在家等了兩天不見我去,給我打了電話,詢問孩子的病情,知道結果后,安慰我鼓勵我心疼我,我答應她下個周末去看她。然而就在那個晚上,一個春寒料峭的夜晚,八十七歲的姥姥突然走了。摸著她僵硬的身體,冰冷的手怎么都捂不熱,懊惱悔恨痛徹心扉,我永遠失去了她,沒有只言片語。此后,我很少有勇氣再回到那間老屋和她老人家親手拾掇的那片園子里去。我害怕那種觸景生情的感覺。

記憶中,春天總是在清明的時候叩響了菜園子的柵欄門,姍姍地來到了荒寂了一冬的菜園。以往,姥姥總是在清明節之前就做好了栽種各種時令蔬菜的準備。一墑一墑的辣椒、茄子,一塊一塊的豆角、西紅柿、黃瓜精心的栽種完畢。當氣溫慢慢的熱起來,再栽上空心菜、油麥菜、小白菜、萵筍。墻根下空余的地方種植一些絲瓜、南瓜、苦瓜。當天氣慢慢轉涼的時候,還會種上一些菠菜、大白菜、蘿卜等諸多喜歡涼爽氣候的蔬菜。從春天播種到秋天的霜降之前,園子里的蔬菜一茬一茬的從不間斷。辣椒秧子長勢喜人,一簇簇辣椒長的又紅又大,什么時候想吃,地里揪上幾個就是一盤香辣美味的下飯菜。茄子苗長得壯,每棵秧苗上都掛著幾個紫色的大茄子。豆角已經爬滿了架。豆秧手挽手地連成一片,絲瓜藤子沿著架子形成了一個“絲瓜涼棚”。一陣風吹來,絲瓜一根根在涼棚下隨風搖擺,朵朵黃色的絲瓜花兒點綴在其中,小園子到處都散發出姥姥的勤勞和智慧,也是小老太太的生活情趣。

往年葡萄成熟的時候,姥姥總是打電話吆喝我們來采摘她辛勤的果實,我站在凳子上摘,她在下面拿著盆接著,指揮著我,把那些紅彤彤的成熟的果子摘下,然后在菜園中央的水池一遍遍淘洗干凈。菜園圍欄邊,一個竹編的茶幾,一盆葡萄,姥姥戴著老花鏡,拿起圣經,給我們講耶穌的故事,最后在我們的起哄下,老太太總會面含靦腆的給我們唱幾首圣經的歌,夕陽很柔,歌聲很美,葡萄很甜。

整整十五年過去了,老屋和菜園子見證了姥姥在人間走過的最后一段歲月。在我的記憶中,辛苦了一輩子的姥姥,在這一段時間里,是安靜的、愜意的、體面的、優雅的。姥姥晚年的時候,這個充滿生機和力量的菜園子,是上帝對一個善良了一輩子的女人的補償。那些年,菜園子里的每一點的變化都給了晚年的姥姥帶來了極大的快樂。我時常懷念和姥姥在菜園邊夕陽下聊家常的情景,姥姥白里透紅的臉上露出滿足的、慈祥的微笑。夕陽西下的傍晚,姥姥帶著老花鏡看圣經的鏡頭、佝僂著身子拾掇園子的身影,以及周邊偶爾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鳥在香椿樹的枝頭上“唧唧啾啾”婉轉悅耳的叫聲,已經深深地印記在了我的腦海之中。那些年在一起的清清淺淺的時光,是我生命中一段再也無法復制的風景。

姥姥走后,園子里的花開了又敗,敗了又開,可是我的姥姥卻再也沒有回來。墻面上的爬山虎靜靜地依附在老屋墻面上的枯藤上,一串串發皺的紫色小果子悄悄地待在枝頭上,在春風的撫慰下,深棕色的枝條上冒出了毛茸茸的新芽,準備伸出稚嫩的手腳開始向上爬。走在園子里的甬道上,一陣風吹來,自己也開始恍惚起來,一回頭,一轉身,仿佛出現了姥姥與花、菜園子融合一起的身影,又聽到了姥姥虔誠的禱告和那悠揚的圣經里的歌。。。。。。




撰稿:曹惠子

編輯:芮峰

審核:秦建華

置頂
精品久久无码视频_综合av中文字幕电影_亚洲日韩久久一级毛片_日本中文字幕一区